文章儲藏

[狡宜][與你相遇20題] 1. 雨後街口的擦肩而過

[與你相遇20題]

這輩子最感謝的事,就是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遇到了正確的你。──題記

 

 


  1. 雨後街口的擦肩而過

那時後生命還很幸福,只是還沒有你。


四歲的伸元還有著和一頭黑髮一樣柔軟飽滿的雙眼,和同樣細嫩的手指,不過他也有著和同齡男孩一樣的好動和活潑,所以稚齡並不妨礙他在雨後濕滑的公園裡摔得滿身泥,磨破了膝蓋和手掌。個頭還不到大象溜滑梯一半高的伸元站了起來,吸了吸鼻子,但秉持著男孩子不能隨便哭的教養,向周圍的孩子們揮了揮手表示自己沒事。和玩伴瘋狂地玩著鬼抓人時總能輕易地忽略傷口,但當伸元走在回家的路上,破皮的地方又沾上泥水,便傳來一陣陣火辣辣的疼。家離公園不遠,自己走回去也絕對沒問題,但是每走一步都拉扯到膝蓋的傷口,這時候沒有一雙強壯的手臂抱起自己回家讓年幼的男孩格外委屈又寂寞,伸元邊走邊垂下頭,原本已經忍住淚水的卻又漸漸紅了眼眶,抬手想抹,才想起手上還沾著泥巴呢!好想快點回家,這麼想著的小男孩加快腳步跑了起來。

轉過街角時,一群拿著球棒和手套的男孩迎面走來。看起來是差不多的年紀,應該也是要去那個公園打球吧,伸元腳下慢了一步,猶豫著要不要告訴他們那個公園的地面已經變成爛泥地,大概沒辦法在那裡玩了。然而就在伸元抬起頭正要開口時,眼神和那群人中為首的一個刺蝟頭的男生對上了。那是一雙非常明亮的眼睛。刺蝟頭男生輕快步履中的活力與自信,眼裡充滿對世界毫不畏懼的好奇,他的凝視彷彿不斷在詢問世界背後的答案。在幾秒中被他注視的伸元對刺蝟頭男生不加掩飾的目光不禁感到一種本能的畏縮,好像他在問著自己為何如此狼狽,所以伸元別開臉去,加快速度向家的方向奔去,甚至沒注意到經過另一個孩子身邊時,兩人的袖子堪堪擦過彼此。

「幹嘛突然停下來了?狡嚙?」

「啊……沒什麼……」被同伴呼喚的男孩將目光從那個飛奔而去的黑髮男生身上收回,『他身上……沾上不少泥啊。』狡嚙看著袖子上的泥印暗自想著。

「怎麼啦?那裡有什麼嗎?」同伴們看向狡嚙望去的方向,卻甚麼也沒看見。

「沒有啦……只是、覺得等等可能打不了球了。」

「欸!?」


對那個時候獨自奔跑回家的伸元和被玩伴簇擁的狡嚙來說,街口擦肩而過就像袖子上的泥灰和膝蓋上的破皮一樣,短暫得最多後天就再也不復記憶。

相遇如是,痛苦亦如是。


那時候命運還沒有你,卻已開始譜下未來關於愛與悲傷的故事。












shit......我竟然真的又發一篇了QWQ

是不打算把上一個系列填完的意思嗎((驚恐臉

這樣......算是挖坑不填嗎...((檢討

......因為不是長篇所以不算((擅自認為

第一篇想描寫一種在相識之前已經相遇的命運感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