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儲藏

[狡宜][距離感(關係裂痕)30題] 7. 即使擁抱,也無法取暖

7. 即使擁抱,也無法取暖

 

會在好不容易結束外勤後,卻被突如其來的大雨淋個正著,其實是很少見的狀況。

「嘛啊……要在這裡等到雨停嗎?監視官。」

「……」

這家佈置得過於可愛的咖啡店鋪除了鵝黃的牆壁,連窗框都漆成粉藍色,兩個一身暗色的高挑男人擠在粉紅的門邊顯得格格不入。不小的雨勢很快使街道積了一塊塊水窪,打在路面上的雨滴也會間或濺到兩人身上,身邊一同在狹窄屋簷下躲雨的男人沉默不語,只是抬起眼看著被大雨洗去投影後,剩下一片灰濛濛的天空。

 

這次任務並非追捕犯人,而是進行案件的調查。為了避免打草驚蛇驚動調查對象,只有宜野座帶著狡嚙一人出勤,因此也沒有出動押送車,而是選擇了普通的小轎車,即使如此,兩人還是把印有警徽的轎車停在離調查區域一段距離的地方,以步行的方式走訪這塊有些冷清的街區。話說回來,這家太過少女的咖啡屋開在這個人煙稀少、店家稀疏到顯得過於空蕩的社區,本身也顯得很違和啊,狡嚙不禁這樣想著,不過,就是因為屋舍之間缺乏聯絡和互動,才會給了犯罪可趁之機吧。

這樣任思維發散著的狡嚙偏過頭去,看著仰望天空、眉頭深鎖的同僚──啊,現在是上司了才對,監視官的雙眼下有淡淡的青痕,臉上沒有一絲完成一次調查的輕鬆,不知道是在惱怒打亂歸程的雨,還是在憂慮回到辦公室之後的作業。對狡嚙的問話毫無回應、也沒有給其他後續命令的宜野座,給狡嚙一種他正在看著天空恍神的感覺,宜野座思考不知如何選擇的處境時,有時會陷入這樣的發呆。即使這樣,仍是一臉悶悶不樂呢……不過宜野的確也沒甚麼能感到快樂的理由就是了,狡嚙在心里苦笑了一下,自從他失去監視官身分後,宜野座就一個人支撐著一課的運作,又少了一個能以同僚身分給予協助和建議的搭檔,必須一個人領導其他三位執行官的宜野座,在最近偵辦多個案子的工作強度下,也不免感到疲憊不堪了吧。

臉色很差啊,一如既往的蒼白。到底有沒有好好睡覺呢,有沒有好好吃飯、大概又瘦了吧。及膝的黑色風衣在腰部收緊,不知是不是因為衣飾的修身效果,包裹在衣物下的軀幹纖細得有些可憐。我大概從來都拿這家伙沒轍吧,狡嚙嘆了一口氣,突然將手伸進宜野座腰側的口袋,在他反應過來之前撈出了警車控制鑰匙。

 

「喂……狡嚙!你幹嘛!」

「在這等我,」狡嚙走出避雨的屋簷,抬起手上的鑰匙晃了晃,「我去把車開來。」

「什…?慢、等等!你不可以擅自離開我的視線!」年輕的監視官攔住了狡嚙,沒好氣地提醒道。

「反正只是十幾分鐘而已,這個區域還在系統的勢力內,帶著這手環我也跑不了多遠的;如果我駕車逃逸,就用你手上那個下指令讓警車把我鎖在裡面就行了吧。」狡嚙沒有回頭,舉起手朝宜野座揮了揮,手腕上扣著刺眼的金屬。

 

「……」

監視官沒有再反駁,狡嚙說的沒錯,這似乎真的只是個不帶動機的善意舉動。宜野座猶豫了一下,卻還是緩步離開咖啡店的屋簷追上狡嚙,低著頭,慢慢跟在他身後半步的地方。

「開甚麼玩笑……」

監視官的低語被嘈雜的雨聲蓋過,讓狡嚙聽不出那到底是責備還是不情願的抱怨。

往停車處的路程說長不短,兩人在一天疲憊的調查行動後都沒有要在雨中狂奔的意思。畢竟並非傾盆大雨,雖說幾分鐘就打濕了兩人的髮梢,冰涼的水滴延著脖頸滑進衣領,但因為穿著外套,倒也不至於會被淋的全身濕透。即使如此,那個人的雙手,現在大概十分冰冷吧,狡嚙今天第二次想要嘆氣。那個容易感冒的體質,在連日熬夜工作下再淋雨根本是雪上加霜,明明就讓他等著自己了,真是的,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個無法好好接受別人好意的人呢,即使想著把身上的外套脫下來罩在他頭上,一定也不會被接受,而是被氣沖沖地大罵一頓吧。

感覺上走了很久的距離終於到頭,狡嚙繞去駕駛的一側,用控制鑰匙替宜野座開了門,在監視官坐進駕駛座前將鑰匙遞了過去,毫無血色的指尖在接下物件時,輕觸到狡嚙的手指。

 

啊啊──他的手,果然是這麼的冰冷。

 

在這個念頭冒出來時,身體已經先一步行動,空著的左手環住對方,虛搭在腰上,像是要阻止宜野座坐進車裡的姿勢。在宜野座一瞬間的困惑中,狡嚙微微靠向他,貼近那被冷雨凍的一片冰涼的脖頸,只剩彷彿要印上嘴唇的距離,宜野座能感覺到溫熱的鼻息撲上敏感的頸間,幾乎讓人顫抖的溫差。

然而狡嚙最終還是沒有抱住宜野座。腰間的虛環著的手臂並沒有收緊,看似擁抱又像倚靠的姿勢並沒有真正接觸,無法逾越的隔閡橫亙在兩人間,無法相依,給了低溫蔓延進來的縫隙。狡嚙終究沒有進一步動作,很快就放開了宜野座,逕自繞過車前,走向另一邊的副駕駛座。

 

 

好冷。

宜野座想。

即使擁抱時也是如此寒冷,但為何,當狡嚙放開自己時,會感到冰冷的雨天裡最後唯一的溫暖也離自己而去了呢。
















我終於寫了一篇(感覺狡嚙有比較愛宜野)的狡宜了啊!!!((痛哭流涕

這篇應該是狡→無法傳達→(←)宜吧

還是說是因為狡嚙視角的緣故呢

雙向單箭頭的兩人就是誰視角誰看起來就比較苦逼XD

其實這篇真是雙向啦宜野後來跟上去其實是覺得不能讓狡嚙自己一個淋雨ww

設定是狡剛當執行官時期,和剛開始一人帶領一課各種崩潰(?)的宜野

狡叫的是"監視官"因為私心認為剛作為上下級一起共事兩人都有點彆扭,而且宜野大概還在氣狡嚙,兩人刻意劃出距離

喔還有我想他們應該都是用監視官的手環來認證開車的?所以鑰匙其實......是個BUG啊(請無視) 所以寫"控制鑰匙",就當作不是傳統鑰匙而是類似感應器之類的東西吧,總之跟手環分開就對了XD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