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儲藏

[狡宜][距離感(關係裂痕)30題] 6. 好想了解你,你卻避而不談

6. 好想了解你,你卻避而不談

 

「你這裡的書還真多啊。」

 

雖說已經進出狡嚙學校宿舍的次數已經多不勝數,但這還是宜野座第一次來到狡嚙家,為了歸還不久前借走的書籍。並不是收拾的纖塵不染,但也許是因為長時間無人使用,不大的住屋中沒甚麼多餘的雜物而顯得還算整齊。進到狡嚙的臥房,那高至天花板、幾乎占據了一整面牆的書櫃立刻抓住宜野座的視線。

「啊啊,是啊。比起電子的讀物,我還是比較喜歡紙質書嘛。」

狡嚙說著,一邊從宜野座手中接過一個紙袋,抽出裡面的厚重小說──兩週前借給宜野座的,現今已不常見的笨重實體讀本。

「所以,還喜歡普魯斯特嗎?」

「……我還是比較喜歡寫實主義的作品。」宜野座誠實的回答。

這個不怎麼出乎意料的答案逗的狡嚙輕笑一聲,對友人的直白感到可愛。眼光掃過整面書牆,在某一排特定的書籍前停下,狡嚙撥開兩本磚頭書,將手中的《在斯萬家那邊》(*註)插了進去,並不為無緣出借它旁邊的續集們而感到可惜。這個人,似乎對所屬物有一套自己的整理方式呢,宜野座看著狡嚙得動作暗忖,不過外人看來可能會覺得十分雜亂。

狡嚙看著宜野座將目光轉回龐大的書架上,像炫耀地展示收藏的孩子般,帶著無聲的溫柔笑意,任由宜野座好奇地研究起書籍的排序。蔥白的指尖略過一排排質地精緻的書背,間或停駐於燙金的字間,即使紙張已經老舊,他們仍像舊時代的士兵一樣,為其承載的飽滿的知識而驕傲地挺直脊梁。被宜野帶著新奇和著迷的眼神凝視自己精心挑選、收藏的心愛書籍,狡嚙感到一股分享的滿足及雀躍在輕輕躁動,好像正在被小心檢視的是自己的心一樣,彷彿是自己的心臟正在被那柔軟的手掌輕輕撫摸。

「這本書是甚麼,也是小說嗎?」

宜野座的目光停在一本書名奇特的精裝書冊上,「一九八四」,簡單四個數字組成的燙金標題已經被歲月磨損得有些斑駁,修長的食指伸進書頂和書櫃間的空隙,中指和拇指捏住兩側將書籍抽出了一半,突然從身後越過右肩伸出另一隻手臂,稍大一點的手掌覆上宜野座的手,將被拉出一半的厚重小說又推回它的同伴之間。

「這本書吶、是──」

宜野座的視線還停留在書冊上沒有回過頭,便感到身後的人靠了上來,左臂順勢環上腰,一顆毛茸茸的腦袋輕擱在右肩上,少年變聲後較低沉但圓潤的嗓音中是掩飾不住的笑意,緊貼耳邊的吐息和胸膛微微的震動都傳達了這個人愉悅的心情。

「──看了會讓人Pyscho-pass混濁的書喔!」

「唉──!?」

宜野座迅速扭過頭來驚訝的看向狡嚙,下一秒原本輕覆於上的手掌卻突然發力,十指相扣地握緊了宜野座還放在書上的右手,左臂也從腰上移,固定住頭部不讓宜野座轉回去,宜野座就維持著發出驚呼微張的嘴,嚐到了身後的少年唇間傳來的快樂。

 

***

 

昏暗的執行官宿舍裡,宜野座僅披一件對他有些寬鬆的襯衫,擦著頭髮從浴室中走出來時,隔著還帶著一點水珠的鏡片看到房間的主人赤裸上身、在沙發上抽著菸,狀似專注地閱讀文件。看對方暫時沒有想搭理其他事物的樣子,宜野座繞過房間中央的沙發,逕自打量起堆滿書籍和文件的書架。

 

「你的書還是一樣的多啊,即使檔案也喜歡保存紙質的。」

在房間終只剩下紙頁翻動的尷尬時,平板不帶褒貶的評價打破了彷彿凝固的沉默。

「啊啊。不要隨便抽出來,文件是按照順序擺的,別把資料弄亂了。」

「你的房間原本就已經夠亂了吧。」

除了書桌上散滿紙本的案件檔案,狡嚙執行官的房間和他學生時期的一樣,用了幾乎整面牆的空間來擺放各種紙質的書冊,宜野座用指尖輕輕滑過它們的背脊上的書名,比起以前,增加了不少宜野座沒看過的、狡嚙修習社會心理學時涉獵的書籍,多數還是一樣老舊,有些甚至已積了層薄灰。宜野座的手指停在暗紅書皮的一行黑色粗體「犯罪心理學」上面,還沒將大部頭的專書抽出來,就被另一隻手從後面伸過來壓住扶著書脊的右手。

 

「不是叫你不要拿嗎?」

骨節分明的五指慢慢曲起,厚實的手掌貼著宜野座的手背,以十指相交的方式扣住他的手。左臂環過宜野座腰間把他箍向自己,狡嚙較高的體溫隔著薄薄的襯衫透了過去,雖然是近似禁錮的動作,貼著耳邊懶洋洋的沙啞嗓音卻沒有責備,左手還伸進襯衣下襬,輕輕摩娑著腰側,倒更像一隻阻撓飼主做事的大型犬。

 

「哼,我也不會想看好嗎?老是讀這些書Psycho-pass才會那麼混濁吧!從以前就不知道這些書有哪裡有趣的……我可不想理解潛在犯的品味。」宜野座偏過頭瞪著趴在自己肩頭的男人,有些尷尬地想抽回原本想拿下書籍的手,卻被男人緊緊握住。

「沒錯……宜野,你沒必要看這些書,不要試圖了解潛在犯的思想,」

腰上的手臂抱得更緊了一點,將宜野座微微轉過來,身後的胸膛和環抱自己的手臂在這幾年間變得更加強壯結實,然而這個男人的心緒卻變得似乎更加難以捉摸,宜野座板著面無表情的臉直視狡嚙的目光,對方眼裡並沒有被擅自動了東西的不悅,靠近的鼻間輕輕的哼笑不知是嘲諷還是調侃。

事實是,那一秒多裡,宜野座轉過頭的姿勢和狡嚙記憶中十年前的某個片段瞬間重疊了,只是當時稚嫩的少年眼中,宛如新生兒般純粹的好奇與渴望,只剩下現在刻意疏遠而擺出的冷淡,彷彿對狡嚙平靜的宣示:隨便你要做甚麼,你的任性我都接受,但也不會因此有絲毫動搖。啊,這樣也好,狡嚙自嘲的想,這堵特意隔出的無動於衷,應該能避免你被我一起拖下深淵吧!狡嚙收緊懷抱讓宜野傾向自己,依然吻上了監視官僵直的唇角。

 

「不然的話,色相會變混濁喔。」

 

 

 

 

 

 

 

 

 

 

 

 

 

 

 

 

 

*註:《在斯萬家那邊》(Du Côté de chez Swann)是法國作家普魯斯特的意識流小說《追憶似水年華》的第一部,意思就是宜野其實沒有看完整部追憶似水年華XD

因為我看不完,所以私心宜野應該也看不完(喂)  像這種書應該只有究極 ‧ 學霸 ‧ 狡哥才讀的完吧(還有閒的要命的白毛三三

對我來說給人參觀書櫃根本就像被檢視喜好和思想啊,分享閱讀的書籍大概是一種兼具信任跟想要互相理解的心情,雖然後者狡宜並沒有做到(笑

前面有稍微提到狡宜喜歡的書籍和涉略領域也不太一樣,其實我覺得宜野是沒辦法跟狡那樣掉書袋辯論的類型,不是因為他比較笨(嗚好吧可能有點(迷妹失格)) 而是因為他們性格不同,宜野的個性和狡還有槙島都不同,所以無法像他們那樣針鋒相對,但我不覺得宜野因為不夠聰明而無法做到那種對自身甚至人類處境的哲學性的思考,應該說他是會因為身分的緣故,一有這方面的想法就強迫自己不去想。原著裡狡除了槙島之外也沒跟任何人做過這種類似的辯論(例如最後那段關於孤獨的對話)甚至連常守都沒有。比起"其他人無法了解",應該是狡也不想讓其他人尤其是宜野和朱來理解吧,畢竟質疑系統就很有可能色相混濁。

相較小朱,宜野可能還更能了解狡嚙的思想和他的孤獨。畢竟宜野的成長環境讓他看到更多社會制度下的陰暗面,他的個性又比較纖細意外地更能察覺到這方面的情緒吧。但狡宜的距離感就在於,即使是最有可能理解並分享心思的人,卻為了保護彼此,一開始就拒絕了互相理解的可能。我對這兩人的理解就是:狡為了保護你一直讓你狀況外,宜野也知道自己狀況外所以生氣、但也知道狡多少是想保護自己所以放棄更認真的去理解和配合狡的行動(小朱這麼做了因為她沒有宜野那些小心思XD 還有她沒背負狡宜那種共同的過去狡可能比較不會那麼堅持讓她一直狀況外

寫到後來自己都覺得宜野好可憐喔,可是我就是喜歡宜野的可憐(X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