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儲藏

[鑽A][御降]哨向PARO

看著御降TAG有如未經全球暖化的寒冬,秉持著要吃糧就要自己產的割腿肉精神來自耕一下((然而並沒有肉

是之前這個哨向PARO的腦洞,嚮導御幸和哨兵降谷第一次相遇的部分






「吼喔喔喔喔──」

「小心!」

 

犬型的異獸突然從灌木叢中竄出,朝少年撲上來時,隨行的哨兵不禁驚叫出聲。然而出乎他意料地,年幼的嚮導一個轉身抬起槍口,精神力凝成的子彈不偏不倚打中了異獸的眉心,異獸瞬間僵直掉在地上,哨兵趕忙上來補上一刀結果了它。

 

「哈哈,別緊張~」少年露齒而笑,食指勾著板機讓手槍在手上靈活地轉了一圈,似乎一點都沒有受到驚嚇,少年身邊巨大的白熊甚至沒有做出任何保護的動作,只是側頭瞥了眼一臉緊張的哨兵。

 

「……抱歉,我剛剛太注意偵查遠方的動靜了,」成年的哨兵看著一臉對自己剛才表現很滿意的孩子,無奈地揮了揮手,「往這邊吧,剛剛朝北走太遠,我已經可以聽到他們戰鬥的聲音了,不超過一公里,得加緊腳步。」

 

所以說本來就沒必要慢下來嘛,少年在內心嘟囔著。眼前平緩起伏山丘被罩上一層厚厚的雪後,四面八方看起來都長得一樣。作為一級戰區的北海道,異獸密集度之高,軍部也無法掌握確切數字,只有五感驚人的哨兵能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下辨別出危險所在,並避開大型異獸搜索救援對象。

 

「既然已經可以確定位置了,就直接取直線衝過去吧?任務上說他們護送著小孩子吧,其他人都是普通人,要抵抗異獸又要當保母可不是很有利戰鬥條件啊。」

「不行,」成年人皺了皺眉,「這附近雖然沒有大型異獸,但小型的速度敏捷也並不好對付。他們護送的那孩子是個哨兵,多少有能力保護自己,更何況,你的安全也是優先考量之一……等等,我看到他們了,在這裡等我,我把那些怪物解決了你再過來!」

 

哨兵衝入被幾隻中小型異獸圍攻的人群,很快將幾個黑影一一斬落。

 

「喔,看來差不多了,我們趕快趁戰鬥結束前去湊個熱鬧吧~」少年慧黠一笑,又抽出手槍,並爬上了白熊的後背,精神體也並沒有反對,而朝人堆小跑步過去。

 

大多數人員只受到輕傷,卻神色不安,看到白熊和其背上的少年便讓開一個缺口,露出剛才被保護在中間的一個小男孩。

「這是……那個哨兵?」

「是的、我們原本想說危險會刺激他的能力抵擋異獸……但從剛剛就這樣、完全沒有顯示任何哨兵本能……」

旁邊的成年哨兵皺了皺眉,顯然這群人剛才想把男孩推去抵擋異獸,然而未受訓練的哨兵能力是把雙面刃,如果失控暴走可能會波及這群人,甚至重傷哨兵自己。眼前的男孩蹲在雪地上,小手緊緊摀住雙耳,臉也埋進膝蓋中,鮮血從他左手指間和手背上流下來,不知道是被攻擊還是能力失控弄傷的。

 

「我們、」

「我知道了。請大家退開點。」

從熊背上跳下來的少年打斷了大人的辯解,和白熊一起走向蜷縮在雪地上的男孩。看到少年將手槍插回腰間,哨兵不禁出言提醒:「小心點,這種狀態最有可能暴走,你要……」

「我知道。我知道怎麼安撫哨兵──」少年在距離男孩一步處停下,嚮導的精神體倒是湊上前去,用鼻間蹭了蹭男孩的後頸,然後像昭示安全般,白熊在男孩身後側躺下,形成一個圈住幼小身軀的姿勢,周圍的人帶著恐懼各自向後退一步,而少年單膝跪下,伸手覆上小男孩凍得冰冷的右手,「──我們嚮導,就是為此而生的。」

 

年輕的嚮導把小男孩柔軟的瀏海撥開,將兩人的額頭輕輕貼在一起,一邊輕撫他摀住耳朵的小手,一邊用所能想像最溫柔的嗓音低喃:「乖,沒事了、你現在安全了喔。」

 

嚮導和哨兵的精神觸稍開始對接,幼小哨兵摀住耳朵的手漸漸鬆了開來,嚮導見狀趕緊摟上男孩的背,將整個人抱進懷裡,一邊繼續進行精神疏導。終於,小男孩緩緩抬起臉來,疲憊的雙眸勉力張著卻難以聚焦──他有一雙水靈的漂亮鳳眼──在輕眨幾下後終於無力地闔上,男孩像斷了線的人偶一樣突然倒在嚮導懷裡。

 

「欸,欸!?」饒是一直表現自信的少年也愣住了,求助地看向一旁的哨兵,「才剛連接上他的精神觸稍……怎麼辦,這孩子……」

「他沒事。」驟然響起的低沉而強健的嗓音十分肯定,「他接受了你的精神疏導,應該只是之前壓抑暴走本能耗盡力氣而已。」

「這樣啊,太好了……」

長者冷靜的解釋彷彿發自年輕嚮導的胸中,沉著的聲線像是滲進了精神網,讓第一次執行任務的少年安下心來。

 

 

「恭喜完成第一次任務,做得很好,御幸。」

 

 

***********************






覺得寫了很久,回頭看字數卻很少(X

補個原作裡我最喜歡的場景之一:



「為什麼!我也要跟御幸前輩做同步訓練!」

「……」

 

健氣的少年在高島禮分配完訓練搭檔後便不平地嚷嚷起來。高島禮在心裡嘆了口氣,澤村的精神體像為了附和主人一樣,米格魯充滿活力地吠叫,降谷的浣熊雖然跟牠的哨兵一樣安靜,但也不服輸地豎起背毛做出威嚇的樣子。精神體的狀態會忠實地反映出哨兵和嚮導的內心,沒受過訓練的哨兵和嚮導往往無法控制自己的精神體,需要經過學習才有辦法讓精神體協助作戰並隱藏自己的精神狀態。和跟米格魯一搭一唱的澤村比起來,降谷似乎對浣熊擺出的攻擊姿勢有點無措,彎下腰抱起自己的精神體摟在胸前,但仍用堅定的眼神無聲強調著要和御幸搭檔的意願。

 

「啊哈哈,」御幸好笑地看著兩個風格不同但同等倔強的後輩,伸手揉了揉浣熊的頭,「澤村,這次是我和降谷搭檔喔。」

「唔……」

澤村仍想說什麼,另一名較年長的嚮導已經站到他面前,伸出一隻手,澤村不甘不願地握上去,還沒開口,就聽到嚮導冷冷地說:「無所謂,反正我也不想跟你這種毛躁哨兵搭檔。」

「你說什麼──」澤村正要爆發,卻突然在嚮導的冰冷注視下噤聲。

 

嚮導的精神威壓──果然即使因傷無法上前線,克里斯學長的精神力還是那麼驚人,御幸看著澤村被克里斯帶開,暗自想著今後的生活可會有趣起來了。回頭看向自己這邊的哨兵,降谷仍像是尋求安全感的小孩般摟著自己的浣熊,御幸不禁失笑:「那,我們就暫時是搭檔囉?」

哨兵眨了眨眼,向自己暫時的嚮導低下頭。

「今後也請前輩多多指教。」

 

「喂!突然變得這麼有禮貌是怎樣啊!?」轉身看到這一幕的澤村不敢置信地大喊。

「想說一開始這樣比較好。」哨兵抱著浣熊的手又摟緊了一點。

 


评论(1)

热度(18)